朱云汉:人民币国际化是政治性问题 应慎重

来源:admin日期:2019/07/31 浏览:159

  论坛上,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认为,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绝对不是很简单的经济选项问题,本质就是政治性、战略性的决定,尤其对中国来讲,可能是整个体制改革里边极为关键、牵一发动全身的战略决定,所以一定要慎重。此外,当前货币秩序和金融秩序充满着系统性的风险,而且系统性的风险根源没有得到基本的治理。

  其实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将来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这个决定也涉及到中国在21世纪希望营造什么国际货币秩序和战略秩序,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单一部委做决定,今天货币秩序和金融秩序充满着系统性的风险,而且我们已经经历,而且系统性的风险根源没有得到基本的治理。

  如果我用美国国际经济学比喻,金融国际化绝对有好处,以及虚拟经济造成的风险,这样的基本不安定性因素非常真实,这是中国大陆思考的问题,必须做这样的考量。台湾跟中国大陆体量不能相比,最有资格谈台湾经验是央行总裁彭淮南,他经历两次危机,他有一段时间很寂寞,他常常变成主流经济学家攻击的对象,以及外资投资机构攻击的对象。资本市场开放台湾走内部优化早于国际优化,另外汇率虽然表面上市场化,事实上一直维持央行真正做庄的,当然做庄机制很复杂今天没有时间展开,大家有兴趣可以看我的著作,而且对热钱监管非常细致,对外钱流动追踪非常丰富。

中央研究院院士 朱云汉(图片来源:搜狐财经)

  6月30日,博源基金会成立五周年学术论坛于北京召开。本次论坛的主题为:"中国未来的机遇与挑战"。会议邀请了吴敬琏、林毅夫、李剑阁、高西庆、巴曙松、江平等70多位政商学界精英,一起展望中国改革的困境与机遇。

  人民币一旦变成市场项目高度开放的时候,国际化是必然的,我们看中国经验,也许要看其他货币国际化的历史经验,包括美国美元,大概1916左右取得很决定性别的上升,还有战后德国马克日元、以及欧元,很少这几个大国有条件让自己货币国际化过程里边,包括经济体量、世界贸易里边的份额、未来预期通货膨胀,汇率的稳定性还有资本市场开放流动性,达到那个条件之后,其实在美国1910年到1917年辩论的话,行政部门和国有部门非常审视,并没有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中间有反复,如果国内收支自己有更重要的经济目标,可以重新调整,是不是国际化的策略?而且有的时候国际化关键性分水岭是意外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欧洲主要的参战国都需要举债,当时美国有足够的能力提供,华尔街精英的领导想参与国际借债,这些经验都值得中国大陆决策者参照。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中央研究院院士 朱云汉(图片来源:搜狐财经)

  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绝对不是很简单的经济选项问题,本质就是政治性、战略性的决定,尤其对中国来讲,可能是整个体制改革里边极为关键、牵一发动全身的战略决定,所以它的慎重完全可以理解。

  事实上台北外汇市场每一个交易员下的单他都知道,这是他怎么样必须开放,享受开放带来的好处,又是怎么避免问题,对于台湾中型经济体制造成巨大的资本获益和资本带来的风险有一系列配套,台湾经验可借鉴性是有,但是局部的。我们央行所谓能做庄,因为他不担心国际化,台币不会变成国际储蓄货币,也没有真正所谓境外外币流通,规模小到不足以定价。

0